新能源汽車“山雨欲來”產業鏈企業如何突圍?

“最后留下來的企業,都將是未來參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競爭的中堅力量。”這句話或許最適合描述當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截至4月30日,133家整車、零部件及汽車服務上市公司已經全部披露2018年年報。據相關媒體統計,有17家上市公司出現虧損,另有78家公司凈利潤出現同比下滑。

這是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進入拐點的一個側面。

盡管作為新能源汽車全球第一大市場,國內電動車銷量還在迅速地增長,但上游產業鏈層面的企業早已風聲鶴唳。毫無疑問,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加速洗牌,是整個電動車產業鏈開始分化的縮影,而“三電”(電池、電機、電控),是產業中企業投入數量最多,投入最大的一部分,但隨著資金鏈斷裂、拖欠貨款等行業企業負面消息傳出,曾經雄心勃勃的電動車產業鏈上的企業,紛紛被卷入到漩渦之中。

電機企業經營普遍承壓

作為企業經營成果的直接反應,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是企業家和投資者首要關注的話題。以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中的電機企業為例,縱觀它們2018年經營業績,減值壓力大、利潤下滑成為最顯著的特征。

根據媒體的相關統計,在目前主流的12家電機上市公司中僅有6家實現盈利,且10家企業2018年凈利潤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6家凈利下滑的幅度超過100%。

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電機電控行業的爆發式增長發展始于2015年。作為新能源汽車的主要零部件,電機和電控、的市場規模也隨著新能源汽車的爆發一并增長。但如今,電機電控上市企業已經集體告別2016年、2017年的利潤巔峰時代,而這與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的趨勢恰好一致。

大多數企業都在年報中將凈利下滑的原因歸結為新能源汽車政策調整導致的訂單量下降,以及隨之而來的競爭加劇。例如,主營新能源汽車電控產品的藍海華騰就表示,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2018年度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調整,國內新能源商用車產銷量呈現負增長,行業競爭加劇及客戶需求結構變化導致公司電動汽車電機控制器產銷規模受到影響。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方面,原材料成本的上漲帶動了電機成本的上漲,另一方面,在補貼的大幅退坡、補貼金額發放延遲的情況下,新能源車企將下游消費市場降價的壓力傳導到上游供應鏈,致使電機等零部件價格下滑,電機電控企業收入縮水。

事實上,為了保證市場份額,大多數零部件企業只能無奈面對高企的應收賬款,并各顯神通,試圖尋求解決之策。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8家電機企業的應收賬款余額超過5億元,其中3家超過10億元,7家企業的應收賬款仍在繼續增長。

持續創新才能保持競爭力

從行業發展來看,目前電機行業也正處快速淘汰之中,在全國超過200家的電機企業中,大部分都是從傳統電機及相關行業轉型而來;另一方面,部分國內企業研發投入不夠,與此同時國際零部件企業則在窺視中國市場。

在后補貼時代,要想免于被淘汰的命運,持續創新、提高自身核心技術競爭力,可能是唯一的辦法。

以越博動力為例,數據顯示,越博動力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研發投入分別為2814.85萬、4011.3萬、4527.76萬,呈現逐漸上升的趨勢。

在今年5月10日召開的2018年度江蘇省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越博動力獲頒2018年度江蘇省企業技術創新獎,成為江蘇省7家、南京市唯一獲得該獎項的企業。

現如今,越博動力立足于國家戰略需求,依托公司已建有的國家企業技術中心、國家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江蘇省新能源汽車動力系統重點實驗室等平臺,建立了以越博新能源汽車研究院為核心的研發體系,其自主創新的動力總成系統等產品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得到了廣泛應用,受到了業界的高度關注和認可。

對此,業內分析,當中國新能源汽車電機市場體量足夠大的時候,電裝、博世、西門子、東芝等外資企業肯定會強勢進入,在行業洗牌、業績下滑以及外資虎視眈眈的背景下,對于中國電機企業而言,唯有持續創新、布局行業前沿技術,才能保持競爭力并在市場中立于不敗之地。


韩国免费电影久久